預售許可證公示[更多]
  • 聚賢空間 鄱房售許字(2019)29號
  • 聚賢空間 鄱房售許字(2019)25號
  • 東投狀元府 鄱房售許字(2019)28號
  • 湖城.宏景灣 鄱房售許字(2019)27號
  • 凱光奧林公館 鄱房售許字(2019)24號
  • 東投太陽城二期 鄱房售許字(2019)22號
  • 東投太陽城二期 鄱房售許字(2019)21號
  • 宏地産業城 鄱房售許字(2019)23號
  • 九鼎生態度假山莊 鄱房售許字(2019)20號
  • 凱光奧林公館 鄱房售許字(2019)19號
  • 曙光·望湖禦景 鄱房售許字(2019)18號
  • 東投狀元府 鄱房售許字(2019)17號
  • 九鼎生態度假山莊 鄱房售許字(2019)16號
  • 萬安三峰·中央城 鄱房售許字(2017)23號
  • 九鼎生態度假山莊 鄱房售許字(2019)15號
政策法規
國家連出三項保障性住房政策
編輯時間:2011/12/2 14:44:36  點擊數:次

之八:提案《關于政府參與投資建設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的建議》    

  去年“兩會”剛結束,建設部部長就親自過問

  一號提案 “點火”經適房

  “我們算是燒了把火,加了把柴。”去年民革中央提交《關于政府參與投資建設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的建議》,成爲政協“一號提案”。被問及該提案是否推動國家住房新政出台,原民革中央調研部部長劉雨田如此回答。他還告訴記者:“去年‘兩會’剛結束,建設部部長汪光焘就帶著七八個副部長、司長、處長來我們機關聽取意見了。”

  早前,經適房的傳統模式是政府給予優惠政策、開發商在限定條件下開建。去年“兩會”結束數月後,鄭州打破傳統,由政府直接介入經適房改革。去年8月起,僅3個月時間內,國家接連出台一系列政策。其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中國保障性住房政策路線圖逐漸明晰。

  專訪

  “兩會”剛完,建設部部長就急急忙忙過來

  去年全國“兩會”時,劉雨田還是民革中央調研部部長,民革中央向政協提交的提案都是經由其調研部進行統籌完成的。目前,退休在家的劉雨田對這個“一號提案”記憶猶新。3月7日,在記者的采訪電話中,劉雨田滔滔不絕地回憶起來,他還很熱心地幫忙聯系了民革中央的同事。3月10日上午,記者撥通民革中央的電話,一說明來意,對方立即說:“劉雨田告訴我了,建設部的答複我都找出來了,就放在桌子上呢。”

  “兩會”剛閉幕,汪光焘部長就帶七八個人來開座談會

  青年周末: 據《北京晚報》報道,去年“兩會”上,政協先後有157位委員提出了40多件關于廉租房的提案,民革中央的提案《關于政府參與投資建設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的建議》被列爲政協“一號提案”。

  劉雨田: 可能是我們提交的時間比較早,而且這個提案的內容也非常貼近民生。

  青年周末: 這個提案交上去之後,有關部門有反應嗎?

  劉雨田: 建設部非常重視。去年全國十屆政協大會第六次會議剛剛閉幕的第二天,建設部部長汪光焘就帶著七八個副部長、司長、處長來我們機關聽取意見了。汪光焘部長本人也是人大代表,所以他剛開完會第二天就急急忙忙過來了。我們民革中央的領導、幹部、房地産方面的專家都參加了這個座談會。雙方主要就這個“一號提案”的內容進一步交換了意見。建設部跟我們通報了他們關于經濟適用房和限價房的有關思路,其中涉及到很多技術性問題。我當時也參加了,我主要介紹了下我們這個提案的形成過程和有關背景。

  房産承包商跟建設部訴苦:利潤低、釘子戶難說服

  青年周末: 這個座談會上有哪些民革黨員代表,有沒有形成激烈的觀點爭鋒?

  劉雨田: 當時會上有好幾個代表,其中有一個是關注房地産現象的專家,他是北京師範大學房地産研究中心主任董藩教授,還有兩三個房地産界的承包商。他們都是我們民革黨員,也站在自己的立場上,發表了個人看法。房産承包商主要說,建經濟適用房這個想法是好的,但他們也有自己的困難,比如建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利潤比較低、搬遷戶中有些釘子戶很難說服,希望政府別把這個包袱都甩給他們,別把地給他們了,就不管他們了,希望中央能多給他們一些優惠政策。北師大的董藩倒沒有具體講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他的觀點是房價居高不下這個現象是必然的,他的理由是因爲中國城市密度大、人口多,既然現在要發展市場經濟,房地産市場就永遠是緊張的,房價是永遠下不來的。

  青年周末: 看來民革中央內部的意見還是挺百花齊放的?

  劉雨田: 我們民革中央的領導也表態了,民革中央關于保障性住房的提案還是站在普通群衆的立場上的。這些專家、房産承包商都是民革黨員,他們對房地産比較內行,他們的意見是他們個人的意見。

  7月建設部發答複,8月國務院出“24號”文

  青年周末: 座談會之後,建設部和其他有關部門有沒有更多的反饋意見?

  劉雨田: 座談會結束後,建設部說民革如果有新的情況、建議和要求,可以隨時可以跟他們進行溝通,他們也正在研究要出台一個有關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的政府文件。後來我們跟他們也有些電話往來,到了去年7月份左右,建設部的答複也發過來了。

  青年周末: 這之後,有沒有影響全國樓市的重大政策或現象是與去年民革中央的“一號提案”有關的?

  劉雨田: 後來大概是去年8月份,《國務院關于解決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難的若幹意見》(國發〔2007〕24號,常被簡稱爲“24號”文)出來了,這個文件明確表示,加快建立健全以廉租住房制度爲重點、多渠道解決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難的政策體系。

  提案在網易排名第二,被邀到網站做節目

  青年周末: 民革中央的提案對這個文件的出台起了促進作用?

  劉雨田: 可以說我們燒了一把火、加了一把柴。(笑)不能說完全是由于我們的提案,導致這個文件的出台,可能我們不提這個提案,這個文件也會出台,但我們提了,社會上反響很熱烈,建設部也加快了進度。

  青年周末: 當時這個提案出來後,有普通市民打電話來給民革中央提建議嗎?

  劉雨田: 從來沒有。老百姓可能也不是太知道。

  青年周末: 有媒體追著你采訪嗎?

  劉雨田: 這個倒有,去年網易做了一個專題,叫《鮮花送提案》,主要是靠網友的點擊率來給“兩會”期間的熱點提案進行排名,我們這個提案排名第二。網易當時就約我過去做節目。我記得就是一個很大的房間裏,進行和網友互動的直播室聊天。其他媒體也有來采訪的,但因爲來得太多了,都記不太清了,就是網易這個影響比較大。

  提案最初由杭州提出,糅合了五六份民革地方報告

  青年周末: 這個提案的牽頭人是誰?

  劉雨田: 是民革中央調研部,不能說哪個人的。我們自認爲還比較膚淺,主要說了一個觀點,那就是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必須由政府來推行。光靠開發商自發去建還是比較困難的。

  青年周末: 提案最初是怎麽形成的?

  劉雨田: 最初,其實是杭州的一位民革黨員提出來的,他給我們傳過來一份有關經濟適用房的調研報告,報告裏結合杭州的經濟適用房開發現狀進行了分析,還提出了一些建設性的建議。我們一看,這個報告提的問題還挺不錯的,我就跟他進行了電話溝通,前前後後打了好幾次電話吧。後來,我們發現,不光杭州那裏的民革黨員有關于住房的建議,還有深圳、廣州、廈門等地的,大概有五六份吧。我們一看,關心住房問題的報告挺多的,我們調研部就根據各地的調研報告進行了彙總,把幾個要點糅合到一起,最後出來的這個提案,可以說是集中了民革全黨的智慧。

  現場

  “這個提案還真沒怎麽了解”

  這個民革提案是否對經適房和廉租房的關注群體産生了影響?真正想買經適房的群體,他們最關注的是什麽?

  爲此,記者對通州區的首個經濟適用房玉橋東小區進行了實地探訪,還給幾個關注經濟適用房的朋友打了電話,發現不少人並不了解國家保障住房政策後的“兩會”提案背景,他們更關心的是國家政策的走向。

  小王在北京某周報當編輯,她告訴記者:“我去年申請過經濟適用房的資格,記得去年年底吧,國家出台了一個新的經濟適用房購買辦法,因爲這個辦法對購房人的要求越卡越嚴了,我當時的條件就買不了經濟適用房了。要說到這個提案,我的總體感覺是每年‘兩會’的時候,都會有代表、委員提到房子的問題,但畢竟他們提歸提,也不一定會成爲國家的硬性政策,所以我也不是太關心。”

  3月10日,通州區首個經濟適用房玉橋東小區銷售價格首次公布,暫定爲4460元/平方米。當日下午4時左右,本報記者來到通州新華街道住房保障辦公室了解情況,記者碰到了一名前來咨詢的中年男子。這名姓戴的男子自稱從2006年成爲拆遷戶以來,就開始關注怎麽才能買經濟適用房的事情,但對于這個去年“兩會”的民革提案,他的回答是“這個提案還真沒怎麽了解過”。

  調查

  2007年,房地産政策“鍾情”住房保障

  建設部去年7月回複,4個建議回了3條

  爲了解民革中央的提案對有關部門的決策是否起到影響,記者給建設部打去電話。采訪電話被轉到建設部的宣傳部門後,一名女性工作人員聽完采訪要求後,表示有關此類問題不便接受采訪,建議記者向民革中央索要去年建設部的答複文件。

  在原民革中央調研部部長劉雨田的幫助下,記者很快收到了民革中央傳真過來的建設部答複文件。在這份文件中,民革中央的提案中所提及的四大建議,有三塊內容都得到了針對性較強的答複。

  記者在文件中看到,該答複已提到“以後要嚴格控制經濟適用住房面積。建築面積60平方米以內爲主,最大不得超過80平方米”。這就意味著以往動辄100多平方米,甚至有200多平方米每套的“豪華型”經適房將成爲曆史。

  文件中還提到經適房的産權和收益關系,“購房人住滿5年以上方可出售,出售時應按照屆時同地段普通商品住房與經濟適用住房差價的一定比例向政府交納土地收益等價款,政府可優先回購”等。這也就意味著,當年有些開著寶馬買了經適房,隨後再高價倒賣出去的行爲也將成爲曆史。

  對于政府介入保障性住房建設這一方面,答複中寫道:“我們積極鼓勵各地成立非營利性機構,受政府委托全面負責保障性住房的建設、分配、管理,政府在土地、稅收、金融等方面給予支持,並對其建設、管理過程中的各個環節進行監管。”

  去年“兩會”後,國家連出三項保障性住房政策

  早在去年“兩會”前,政府給予優惠政策、開發商在限定條件下開發建設是經濟適用住房的傳統模式。

  去年“兩會”後,鄭州市政府下發《關于成立鄭州公共住宅建設投資有限公司的通知》。這個通知被不少媒體稱爲“破冰之舉”,這成了地方政府直接介入經濟適用房改革的一個重要案例。

  再之後,去年8月《國務院關于解決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難的若幹意見》公布。11月26日,由建設部、發改委、國土資源部等九部委聯合制定的《廉租住房保障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公布,12月1日起實行。據了解,這是國家提倡廉租房建設以來九部委首次專門就廉租房聯合發文。11月30日,建設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土資源部等七部門聯合發布了新的《經濟適用住房管理辦法》。

  到去年年底,由于國家一系列房産政策的調整,有些媒體甚至做了這樣的回顧專題《2007歲末回眸 房地産政策“鍾情”住房保障》。

  鏈接

  保障性住房提案備忘

  2005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傅繼德提交了《關于停止開發建設經濟適用房》的提案,建議停建經濟適用房,指出當時的經適房開發建設存在很多弊端。

  2006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方廷钰建議,拆遷時即辦理經濟適用房登記手續;擴大廉租房房源;政府對中低收入者提供房貸擔保,以降低首付比例。

  2007年“兩會”期間,民革中央提交的《關于政府參與投資建設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的建議》的提案,被本次全國政協會議提案組定爲第1號提案。

  2008年“兩會”期間,3名代表委員分別提交議案提案,就小産權房妥善解決問題提出建議。其中,郭松海委員擬提案建議將小産權房轉化爲保障性住房